<acronym id="5ykko"><label id="5ykko"></label></acronym>
<track id="5ykko"></track>

  1. <table id="5ykko"></table>

    <table id="5ykko"></table>

      <p id="5ykko"><strong id="5ykko"><xmp id="5ykko"></xmp></strong></p><td id="5ykko"><ruby id="5ykko"></ruby></td>
        <object id="5ykko"><strong id="5ykko"></strong></object>
        正在閱讀:

        “三八節”論女性:為何我們應該厭棄“婦女”一詞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三八節”論女性:為何我們應該厭棄“婦女”一詞

        “婦女”往往捆綁了一個現實中沉重的主題:勞動,為了生存而奔波與勞碌。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聞竺(某高校工作人員)  

        今天是“國際勞動婦女節”。實際上,生活中我們并不使用這個文縐縐的 “國際勞動婦女節”,我們用的是“三·八婦女節”,簡稱“三·八”節或“3·8節”。我路過學校外院的時候看到了一幅板報,上書“誰言巾幗非英雄,夜夜龍泉壁上鳴”,從秋瑾那里借來的,油然一股豪邁之氣;這豪邁之氣的上面,則是一則標語:“祝全體女生三·八婦女節快樂”。這種說法值得玩味——祝的節日是“婦女節”,但祝的對象是“女生”,而不是“婦女”。 去年“三·八節”前,曾經有一位女同學煞費心思地編寫了一條群發的短信,末尾是 “祝女同胞們女生節快樂!”,先是避開了“三·八”,接著又繞過了“婦女”,換成了“女生”。

        顯然,“婦女”一詞讓有權利過這一節日的某些主體們感到不舒服和不自在?!皨D女”是什么?正確的解釋應為“成年女性”,不過按照主流的、常識的理解是:已經結了婚的女子。至于未婚女性,自然不屬于這一范疇。她們更愿意稱自己為“女神”,起碼也得是“女生”。在自媒體新聞中我們甚至看到“女生”有全面取代“女士”的趨向,“這位女生表示……(這位女生已經40歲——據文中)”此類表述隨處可見。即使已婚的女性,似乎也忌諱和抵觸“婦女”這一稱謂,無論是自謂還是他謂。在日常生活中你可曾聽過有哪一個女性自稱為“婦女”?

        實際上,正如“小姐”一詞由于具有了特殊的含義而失去了指稱的廣泛性,并被眾人厭棄一樣,“婦女”一詞也因實際暗含著一些令人尤其是令女性不悅的因素而遭到部分女性的抵制。這里我們假定,同意把“婦女”常識性理解為“已婚女性”。“婦女”往往捆綁了一個現實中沉重的主題:勞動,為了生存而奔波與勞碌——正如我們許多普通人一樣;有的人更喜歡與勞動脫鉤的“少女”而不喜歡與勞動掛鉤的“婦女”,主要是反感與之捆綁的“勞動象征”及其“苦難意涵”。這是關于“婦女”的最大真相,“婦女=勞動女性”。

        其次,是“婦女”一詞透露了相應群體的個人信息:“已婚”,而這一信息,許多女性都不愿意透露,甚至已婚者也試圖“隱婚”。平權主義者已經創造了一個“Ms”(女士)來代替“Miss”(未婚女士)和“Mrs”(已婚女士)以實現和“Mr”(先生,婚否無法體現)的對等,就是為了不因稱謂而泄露自己的婚姻信息保護自己的隱私;中國也有著越來越多的女性注重保護自己的隱私。這兩大原因決定了:用“婦女”一詞來指代“已婚勞動女性”,將注定越來越沒有市場,越來越不受歡迎,更遑論指代包括全體已經成年但是未婚或脫離勞動的女人在內的全體女性了。

        實際上,“婦女”一詞已經失去了民間市場,僅僅停留在政府和社會公益機構里,比如“婦女聯合會”和“婦女和兒童權益保障組織”等,作為一種“政治話語”繼續存在。這是由于,在“婦女”一詞廣泛使用的初期,它的確能較好地代表所指的對象,當時的人們尤其是女性結婚早,甚至還有童養媳等現象存在,使得當時成年的女性幾乎都是“婦女”——已婚、且參與勞動。以公眾熟知的劉胡蘭為例,她犧牲時年僅14歲,然而已經訂過婚,且在從事革命工作。所以,建國初期的“婦女”幾乎確實就等同于成年已婚勞動女性(準確地說是前者包含了后者);理所當然地可以使用“婦女”來指代成年女性了。于是也就有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的說法,在一定的歷史時期,這些說法廣為傳播使得人們耳熟能詳,“婦女”一詞也還會在一定的時間和一定的場合繼續合理存在。

        那么,有沒有“婦女節”中“婦女”的替代品?當然有,商家力推的“女神節”與女生力推的“女生節”。更好的替代可能是“女士”和“女性”,更能完整地涵蓋“婦女節”的適格主體的特征?!皨D女節”的過節主體為“成年女性”,在我國法律上近似等同于年滿18周歲的女性,這一點沒有異議。如果“女性”還存在著定義過寬的問題,那么,“女士”則非常妥帖了,而且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不僅如此,“女士”還是一個偏中性的敬稱,如各類致辭中常常出現的是“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晚上好”,而不是“婦女們,先生們,大家晚上好”。

        或許還會有人搬出“婦女節”的歷史來說事?!?/span>March 8th 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還真是大有來頭。但這來頭指的不是“婦女節”,而是“March 8th 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這中間最關鍵的是“women”一詞?!?/span>women”的單數形式woman對應的漢語,除了“婦女”之外,還有一個“成年女性”,也就是,女士。實際上,“國際勞動女士節”還有另一個名字:“聯合國女性權益和國際和平日”(U.N. Day for Women’s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eace)。這次不是節了,是“日”;而且這次不只是女性可以過這一“日”了,男性同胞們也可以過其中的“國際和平日”(只是這被前一項“女性權益”給沖淡了),當然了,男性也可以為爭取女性的合法權益而歡呼去過這個“女性權益日”。

        這個“節日”緣起于185738日,美國紐約服裝與紡織女工對于“非人道的”工作環境的抗議和對12小時工作時制的抵制。此后的190838日,15000名女性在紐約市游行,要求改變工作條件、提高待遇,還打出了代表著經濟保障和生活質量的“面包和玫瑰”的著名口號。19108月,在丹麥召開的“婦女”( women)大會確定了“以每年的38日”作為“全世界婦女( women)斗爭日”。1949年,我國確定了每年38日為“婦女節”。就歷史來看,這樣一個“節”的主要目的,在于紀念和激勵。在我國,則更多地具有提醒人們關注女性這個弱勢群體,以及呼吁社會各方面努力保障她們的合法權益的作用。這從我國的“全國婦女聯合會”等女性團體的官方網站可以直接看出來。也正因為這一歷史,有權去“慶?!边@個節日的人也就由當初的“Working Women”擴大到了“females”,即由“勞動婦女”擴大到了“全體女性”。

        其實,即使在最初,將“Women”譯作“婦女”也是有失偏頗和不尊重歷史的(緣起中講到的抗議,示威者并非都是“已婚婦女”或者“勞動婦女”),這翻譯本身就是一種失誤;然而,這種失誤被人們視而不見并且在傳播的過程中一誤再誤竟至成了“正統”?,F在,是時候將“婦女節”的“婦女”改為女士了,也是時候將以尊重女性和保護女性合法權益為己任的“婦女權益組織”更名為“女性權益組織”了,畢竟,“婦女”這一指稱,既無法囊括本來要表達的全體對象,更有刻意排斥與疏遠非“已婚”女人之嫌,還被“保障對象”普遍反感,實在難言“尊重”。

        當然了,無論改還是不改,廣大的新時代的女士們,已經將“婦女”拋棄了,已經在歡欣愉快地度過屬于她們自己的“三·八女士節”了,度過屬于她們同時也屬于全體男士和全人類的“聯合國女性權益和國際和平日”了;誰輕視她們的權利,蔑視她們的訴求,恥笑她們的感受,她們就有權利來輕視誰,蔑視誰,恥笑誰,不管“誰”是“婦女”一詞還是其他的任何東西、性別,或組織。

        她們,女士們,有這個權利!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三八節”論女性:為何我們應該厭棄“婦女”一詞

        “婦女”往往捆綁了一個現實中沉重的主題:勞動,為了生存而奔波與勞碌。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聞竺(某高校工作人員)  

        今天是“國際勞動婦女節”。實際上,生活中我們并不使用這個文縐縐的 “國際勞動婦女節”,我們用的是“三·八婦女節”,簡稱“三·八”節或“3·8節”。我路過學校外院的時候看到了一幅板報,上書“誰言巾幗非英雄,夜夜龍泉壁上鳴”,從秋瑾那里借來的,油然一股豪邁之氣;這豪邁之氣的上面,則是一則標語:“祝全體女生三·八婦女節快樂”。這種說法值得玩味——祝的節日是“婦女節”,但祝的對象是“女生”,而不是“婦女”。 去年“三·八節”前,曾經有一位女同學煞費心思地編寫了一條群發的短信,末尾是 “祝女同胞們女生節快樂!”,先是避開了“三·八”,接著又繞過了“婦女”,換成了“女生”。

        顯然,“婦女”一詞讓有權利過這一節日的某些主體們感到不舒服和不自在?!皨D女”是什么?正確的解釋應為“成年女性”,不過按照主流的、常識的理解是:已經結了婚的女子。至于未婚女性,自然不屬于這一范疇。她們更愿意稱自己為“女神”,起碼也得是“女生”。在自媒體新聞中我們甚至看到“女生”有全面取代“女士”的趨向,“這位女生表示……(這位女生已經40歲——據文中)”此類表述隨處可見。即使已婚的女性,似乎也忌諱和抵觸“婦女”這一稱謂,無論是自謂還是他謂。在日常生活中你可曾聽過有哪一個女性自稱為“婦女”?

        實際上,正如“小姐”一詞由于具有了特殊的含義而失去了指稱的廣泛性,并被眾人厭棄一樣,“婦女”一詞也因實際暗含著一些令人尤其是令女性不悅的因素而遭到部分女性的抵制。這里我們假定,同意把“婦女”常識性理解為“已婚女性”。“婦女”往往捆綁了一個現實中沉重的主題:勞動,為了生存而奔波與勞碌——正如我們許多普通人一樣;有的人更喜歡與勞動脫鉤的“少女”而不喜歡與勞動掛鉤的“婦女”,主要是反感與之捆綁的“勞動象征”及其“苦難意涵”。這是關于“婦女”的最大真相,“婦女=勞動女性”。

        其次,是“婦女”一詞透露了相應群體的個人信息:“已婚”,而這一信息,許多女性都不愿意透露,甚至已婚者也試圖“隱婚”。平權主義者已經創造了一個“Ms”(女士)來代替“Miss”(未婚女士)和“Mrs”(已婚女士)以實現和“Mr”(先生,婚否無法體現)的對等,就是為了不因稱謂而泄露自己的婚姻信息保護自己的隱私;中國也有著越來越多的女性注重保護自己的隱私。這兩大原因決定了:用“婦女”一詞來指代“已婚勞動女性”,將注定越來越沒有市場,越來越不受歡迎,更遑論指代包括全體已經成年但是未婚或脫離勞動的女人在內的全體女性了。

        實際上,“婦女”一詞已經失去了民間市場,僅僅停留在政府和社會公益機構里,比如“婦女聯合會”和“婦女和兒童權益保障組織”等,作為一種“政治話語”繼續存在。這是由于,在“婦女”一詞廣泛使用的初期,它的確能較好地代表所指的對象,當時的人們尤其是女性結婚早,甚至還有童養媳等現象存在,使得當時成年的女性幾乎都是“婦女”——已婚、且參與勞動。以公眾熟知的劉胡蘭為例,她犧牲時年僅14歲,然而已經訂過婚,且在從事革命工作。所以,建國初期的“婦女”幾乎確實就等同于成年已婚勞動女性(準確地說是前者包含了后者);理所當然地可以使用“婦女”來指代成年女性了。于是也就有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的說法,在一定的歷史時期,這些說法廣為傳播使得人們耳熟能詳,“婦女”一詞也還會在一定的時間和一定的場合繼續合理存在。

        那么,有沒有“婦女節”中“婦女”的替代品?當然有,商家力推的“女神節”與女生力推的“女生節”。更好的替代可能是“女士”和“女性”,更能完整地涵蓋“婦女節”的適格主體的特征?!皨D女節”的過節主體為“成年女性”,在我國法律上近似等同于年滿18周歲的女性,這一點沒有異議。如果“女性”還存在著定義過寬的問題,那么,“女士”則非常妥帖了,而且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不僅如此,“女士”還是一個偏中性的敬稱,如各類致辭中常常出現的是“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晚上好”,而不是“婦女們,先生們,大家晚上好”。

        或許還會有人搬出“婦女節”的歷史來說事?!?/span>March 8th 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還真是大有來頭。但這來頭指的不是“婦女節”,而是“March 8th 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這中間最關鍵的是“women”一詞?!?/span>women”的單數形式woman對應的漢語,除了“婦女”之外,還有一個“成年女性”,也就是,女士。實際上,“國際勞動女士節”還有另一個名字:“聯合國女性權益和國際和平日”(U.N. Day for Women’s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eace)。這次不是節了,是“日”;而且這次不只是女性可以過這一“日”了,男性同胞們也可以過其中的“國際和平日”(只是這被前一項“女性權益”給沖淡了),當然了,男性也可以為爭取女性的合法權益而歡呼去過這個“女性權益日”。

        這個“節日”緣起于185738日,美國紐約服裝與紡織女工對于“非人道的”工作環境的抗議和對12小時工作時制的抵制。此后的190838日,15000名女性在紐約市游行,要求改變工作條件、提高待遇,還打出了代表著經濟保障和生活質量的“面包和玫瑰”的著名口號。19108月,在丹麥召開的“婦女”( women)大會確定了“以每年的38日”作為“全世界婦女( women)斗爭日”。1949年,我國確定了每年38日為“婦女節”。就歷史來看,這樣一個“節”的主要目的,在于紀念和激勵。在我國,則更多地具有提醒人們關注女性這個弱勢群體,以及呼吁社會各方面努力保障她們的合法權益的作用。這從我國的“全國婦女聯合會”等女性團體的官方網站可以直接看出來。也正因為這一歷史,有權去“慶?!边@個節日的人也就由當初的“Working Women”擴大到了“females”,即由“勞動婦女”擴大到了“全體女性”。

        其實,即使在最初,將“Women”譯作“婦女”也是有失偏頗和不尊重歷史的(緣起中講到的抗議,示威者并非都是“已婚婦女”或者“勞動婦女”),這翻譯本身就是一種失誤;然而,這種失誤被人們視而不見并且在傳播的過程中一誤再誤竟至成了“正統”?,F在,是時候將“婦女節”的“婦女”改為女士了,也是時候將以尊重女性和保護女性合法權益為己任的“婦女權益組織”更名為“女性權益組織”了,畢竟,“婦女”這一指稱,既無法囊括本來要表達的全體對象,更有刻意排斥與疏遠非“已婚”女人之嫌,還被“保障對象”普遍反感,實在難言“尊重”。

        當然了,無論改還是不改,廣大的新時代的女士們,已經將“婦女”拋棄了,已經在歡欣愉快地度過屬于她們自己的“三·八女士節”了,度過屬于她們同時也屬于全體男士和全人類的“聯合國女性權益和國際和平日”了;誰輕視她們的權利,蔑視她們的訴求,恥笑她們的感受,她們就有權利來輕視誰,蔑視誰,恥笑誰,不管“誰”是“婦女”一詞還是其他的任何東西、性別,或組織。

        她們,女士們,有這個權利!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日韩人妻无码一本二本三本,欧美va亚洲va在线观看,欧美va亚洲va香蕉在线,人妻仑乱A级毛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