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5ykko"><label id="5ykko"></label></acronym>
<track id="5ykko"></track>

  1. <table id="5ykko"></table>

    <table id="5ykko"></table>

      <p id="5ykko"><strong id="5ykko"><xmp id="5ykko"></xmp></strong></p><td id="5ykko"><ruby id="5ykko"></ruby></td>
        <object id="5ykko"><strong id="5ykko"></strong></object>
        正在閱讀:

        如何從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的角度理解新質生產力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如何從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的角度理解新質生產力

        新質生產力不宜“見新就一擁而上”。新質生產力的新,是一個結果導向,而不是形式導向。

        2024年3月7日,甘肅省張掖市,高臺縣南華工業園區的上海電氣風機葉片生產線檢測線上,工作人員正在利用智能檢測技術嚴格檢測風機葉片的質量。來源:人民視覺

        文丨經緯(經濟學博士、資深金融分析師)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強調了加快發展新質生產力,并指引了下一階段的工作任務和方向。我們從宏觀的視角來觀察新質生產力。

        首先,新質生產力是結果導向的。在中共中央政治局2024年1月31日下午就扎實推進高質量發展進行第十一次集體學習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新質生產力“以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全要素生產率是一個宏觀經濟學的概念,在經典的道格拉斯生產函數中,等量資本或等量勞動理應得到等量報酬,即同樣的要素投入量理應取得同樣的產出量。如果等量資本或等量勞動獲得了更多的產出,這就體現了全要素生產率的作用。

        如果做一個簡單的比方,將產出類比于企業營收,資本或者勞動力類比于企業成本,那么全要素生產率就有點類似于利潤,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相當于ROE或者ROA的大幅提升。

        強調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有非常深刻的宏觀經濟背景,隨著人口老齡化的深化和宏觀杠桿率對資本形成的制約,我們必須通過更高的全要素生產率增長來維持增長中樞的穩定。而過去10年來,全要素生產率的增長有停滯的跡象。

        具體而言,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幾個影響因素:

        一、制度。不論是政治制度還是經濟制度發生了變化,必然會對生產率產生影響,這也就是馬克思指出的,上層建筑或生產關系對生產力的作用。

        二、經濟的地理布局。在相同的要素投入下,布局在內地還是沿海,產出并不相同。

        三、經濟結構。通過調整經濟結構,特別是產業結構,向有利于投入少產出多的產業或行業轉移。產業結構的不斷優化就可以在不增加要素投入量的情況下提高生產率。

        四、資本投入和勞動投入的合理配置。使各種資本投入和勞動投入之間,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之間達到最佳組合。

        五、經營組織科學化。通過科學的人性化的組織管理方式充分調動勞動者的積極性,或是采取更為合理的營銷組織架構來提高生產率等等。

        除上述因素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即創新,通過產品創新和工藝創新達到要素節約的目的從而提升生產率,即“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這也是總書記所強調的新質生產力“由技術革命性突破、生產要素創新性配置、產業深度轉型升級而催生,以勞動者、勞動資料、勞動對象及其優化組合的躍升為基本內涵,以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特點是創新,關鍵在質優,本質是先進生產力?!?/p>

        其次,全要素生產率提升,與生活中的技術進步有所區別。居民的生活中,有層出不窮的新產品,比如智能手機或者筆記本電腦更新換代,比如新能源汽車日新月異,比如國產大飛機C919正在投入使用等等。這些新產品或者新服務的推出,更多是消費層面、需求層面,而全要素生產率是指生產層面、供給層面,兩者不宜直接類比。

        全要素生產率提升,也與企業的生產線改造之類的升級也不等同。企業生產線改造等,一般是有形的,則應歸于資本投入或勞動投入對產出的影響。甚至如果企業巨額投資新建生產線,其產出與投入并不匹配,全要素生產率提升可能還是下降的。而宏觀層面關注的全要素生產率提升,更多是無形技術變化。OECD《生產率手冊》有這么一段闡述:“必須認識到并非所有的技術變化都能轉化為生產率增長。它們之間重要的區別在于有形和無形技術變化的不同。前者是指要素投入在設計和品質上的革新,只要按照不同要素分別取酬,它們的貢獻就應分別歸于各個要素。無形技術變化是“無成本”的,例如綜合知識、設計圖紙、網絡效應、或其他生產要素的溢出效應,包括更優的管理經驗和組織變革等?!?/p>

        第三,新質生產力不宜“見新就一擁而上”。如前所述,新質生產力的新,是一個結果導向,而不是形式導向。只有切實提高了全要素生產率的新,才是新質生產力。同樣以企業舉例,只有有效提高了ROE或者ROA,才是有效投資。并非所有的新技術、新產業、新發明,都屬于新質生產力。

        新質生產力的表現形式也是多方面的,比如體制機制、地理布局優化、產業結構調整、管理和生產流程進步等等。甚至某一領域生產率提升,可能是其他領域技術進步的溢出效應。一國或一地區生產率的提升可能是其他國家或地區生產率的溢出等等。

         

        (本文寫作參考《全要素生產率研究須厘清的若干問題——讀《TFP測算手冊》筆記(Ⅰ)》(立言評價)。特此致謝。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如何從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的角度理解新質生產力

        新質生產力不宜“見新就一擁而上”。新質生產力的新,是一個結果導向,而不是形式導向。

        2024年3月7日,甘肅省張掖市,高臺縣南華工業園區的上海電氣風機葉片生產線檢測線上,工作人員正在利用智能檢測技術嚴格檢測風機葉片的質量。來源:人民視覺

        文丨經緯(經濟學博士、資深金融分析師)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強調了加快發展新質生產力,并指引了下一階段的工作任務和方向。我們從宏觀的視角來觀察新質生產力。

        首先,新質生產力是結果導向的。在中共中央政治局2024年1月31日下午就扎實推進高質量發展進行第十一次集體學習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新質生產力“以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全要素生產率是一個宏觀經濟學的概念,在經典的道格拉斯生產函數中,等量資本或等量勞動理應得到等量報酬,即同樣的要素投入量理應取得同樣的產出量。如果等量資本或等量勞動獲得了更多的產出,這就體現了全要素生產率的作用。

        如果做一個簡單的比方,將產出類比于企業營收,資本或者勞動力類比于企業成本,那么全要素生產率就有點類似于利潤,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相當于ROE或者ROA的大幅提升。

        強調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有非常深刻的宏觀經濟背景,隨著人口老齡化的深化和宏觀杠桿率對資本形成的制約,我們必須通過更高的全要素生產率增長來維持增長中樞的穩定。而過去10年來,全要素生產率的增長有停滯的跡象。

        具體而言,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幾個影響因素:

        一、制度。不論是政治制度還是經濟制度發生了變化,必然會對生產率產生影響,這也就是馬克思指出的,上層建筑或生產關系對生產力的作用。

        二、經濟的地理布局。在相同的要素投入下,布局在內地還是沿海,產出并不相同。

        三、經濟結構。通過調整經濟結構,特別是產業結構,向有利于投入少產出多的產業或行業轉移。產業結構的不斷優化就可以在不增加要素投入量的情況下提高生產率。

        四、資本投入和勞動投入的合理配置。使各種資本投入和勞動投入之間,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之間達到最佳組合。

        五、經營組織科學化。通過科學的人性化的組織管理方式充分調動勞動者的積極性,或是采取更為合理的營銷組織架構來提高生產率等等。

        除上述因素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即創新,通過產品創新和工藝創新達到要素節約的目的從而提升生產率,即“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這也是總書記所強調的新質生產力“由技術革命性突破、生產要素創新性配置、產業深度轉型升級而催生,以勞動者、勞動資料、勞動對象及其優化組合的躍升為基本內涵,以全要素生產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特點是創新,關鍵在質優,本質是先進生產力?!?/p>

        其次,全要素生產率提升,與生活中的技術進步有所區別。居民的生活中,有層出不窮的新產品,比如智能手機或者筆記本電腦更新換代,比如新能源汽車日新月異,比如國產大飛機C919正在投入使用等等。這些新產品或者新服務的推出,更多是消費層面、需求層面,而全要素生產率是指生產層面、供給層面,兩者不宜直接類比。

        全要素生產率提升,也與企業的生產線改造之類的升級也不等同。企業生產線改造等,一般是有形的,則應歸于資本投入或勞動投入對產出的影響。甚至如果企業巨額投資新建生產線,其產出與投入并不匹配,全要素生產率提升可能還是下降的。而宏觀層面關注的全要素生產率提升,更多是無形技術變化。OECD《生產率手冊》有這么一段闡述:“必須認識到并非所有的技術變化都能轉化為生產率增長。它們之間重要的區別在于有形和無形技術變化的不同。前者是指要素投入在設計和品質上的革新,只要按照不同要素分別取酬,它們的貢獻就應分別歸于各個要素。無形技術變化是“無成本”的,例如綜合知識、設計圖紙、網絡效應、或其他生產要素的溢出效應,包括更優的管理經驗和組織變革等?!?/p>

        第三,新質生產力不宜“見新就一擁而上”。如前所述,新質生產力的新,是一個結果導向,而不是形式導向。只有切實提高了全要素生產率的新,才是新質生產力。同樣以企業舉例,只有有效提高了ROE或者ROA,才是有效投資。并非所有的新技術、新產業、新發明,都屬于新質生產力。

        新質生產力的表現形式也是多方面的,比如體制機制、地理布局優化、產業結構調整、管理和生產流程進步等等。甚至某一領域生產率提升,可能是其他領域技術進步的溢出效應。一國或一地區生產率的提升可能是其他國家或地區生產率的溢出等等。

         

        (本文寫作參考《全要素生產率研究須厘清的若干問題——讀《TFP測算手冊》筆記(Ⅰ)》(立言評價)。特此致謝。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日韩人妻无码一本二本三本,欧美va亚洲va在线观看,欧美va亚洲va香蕉在线,人妻仑乱A级毛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