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5ykko"><label id="5ykko"></label></acronym>
<track id="5ykko"></track>

  1. <table id="5ykko"></table>

    <table id="5ykko"></table>

      <p id="5ykko"><strong id="5ykko"><xmp id="5ykko"></xmp></strong></p><td id="5ykko"><ruby id="5ykko"></ruby></td>
        <object id="5ykko"><strong id="5ykko"></strong></object>
        正在閱讀:

        天壇生物涉少年多次賣血漿后死亡,是否違規超量采集是關鍵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天壇生物涉少年多次賣血漿后死亡,是否違規超量采集是關鍵

        對于血制品企業而言,采漿量就是其業績生命線。

        圖片來源:界面圖庫

        界面新聞記者 | 李科文

        界面新聞編輯 | 謝欣

        19歲少年賣血漿16次后死亡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3月19日晚間,山西省忻州市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首善忻府”對此事件通報:涉事企業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有限公司(下簡稱:忻州天壇生物)已停業整頓,配合調查。忻府區工作專班已進駐涉事企業,正在對該企業采集血漿的組織動員、健康征詢、體格檢查、血紅蛋白檢查等工作環節以及死者趙某獻血漿有關情況進行認真調查核實,并將視調查核實結果依法做出相應處理。

        此前,據新黃河,死者父親趙志杰表示,根據獻血漿票據推測,在去世前八個月內,其兒子被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有限公司(下簡稱:忻州天壇生物)連續抽采取血漿多達16次。其中,最短采取血漿的間隔天數為12天。

        3月20日,天壇生物公告回應,報道中提及的最短獻漿間隔天數為12天為不實信息,忻州漿站嚴格按照相關規定確保獻血漿者兩次獻血漿間隔不少于14天。同時,經查詢該名獻血漿者年齡等基本信息及其實施獻漿時相關體檢資料,條件符合采漿要求。

        是否違規超量、頻繁采集血漿說法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涉事的是單采血漿站。不同于獻血站,國家規定對采血漿站由血液制品生產企業設置,采集血漿后供應生產企業,通過生物工藝技術,制作白蛋白、丙種球蛋白等血液制品。單采血漿站加工生產的血漿不能用作臨床輸血使用,只能作為原料提供給生產企業。此外,單采血漿站只能設置在縣及縣級市,不得與一般血站設置在同一縣行政區劃內。

        此次事件中,忻州天壇生物最大的爭議在于其是否存在違規超量、頻繁采集血漿行為。

        據新黃河報道中趙志杰的描述,當地醫院開具的檢查單顯示,其兒子被診斷為重度貧血,疑出現造血功能障礙?!案鶕I血漿票據推測,在去世前八個月內,其兒子被忻州天壇生物連續抽采取血漿多達16次。其中,最短采取血漿的間隔天數為12天?!?/p>

        而據《單采血漿站管理辦法》(下簡稱:《管理辦法》),嚴禁超量采集血漿。兩次供血漿時間間隔不得少于14天。依據死者父親趙志杰的說法,死者曾有兩次供血漿時間間隔少于14天。

        而天壇生物則在公告中回應稱,報道中提及的最短獻漿間隔天數為12天為不實信息,忻州漿站嚴格按照相關規定確保獻血漿者兩次獻血漿間隔不少于14天。

        《管理辦法》還明確,單采血漿站必須使用單采血漿機械采集血漿,嚴禁手工采集血漿。每次采集供血漿者的血漿量不得超過580毫升(含抗凝劑溶液,以容積比換算質量比不超過600克)。

        界面新聞記者曾向趙志杰詢問其是否了解死者此前每次供血漿質量,其表示并不清楚。界面新聞核對報道中死者的獻血漿者信息采集表發現,其2023年5月5日血漿采集量為591。不過,該采集量并未標明單位。

        因此,該獻血漿量(含抗凝劑溶液,以容積比換算質量)是否超過《管理辦法》規定的580毫升(含抗凝劑溶液,以容積比換算質量比不超過600克),仍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區工作專班和天壇生物核實。

        此外,供血漿者需持用《供血漿證》才符合供漿規定?!豆芾磙k法》明確,劃定采漿區域內具有當地戶籍的18歲到55歲健康公民可以申請登記為供血漿者。

        對此,天壇生物在公告中回應稱,經查詢該名獻血漿者年齡等基本信息及其實施獻漿時相關體檢資料,條件符合采漿要求。

        不過,天壇生物未明確對死者是否擁有合規《供血漿證》作出回應。界面新聞記者致電趙志杰詢問其是否知曉死者擁有合規《供血漿證》,也未獲回復。

        因此,死者是否擁有《供血漿證》獲取合規的供血漿資格也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區工作專班和天壇生物核實。

        趙志杰還質疑,忻州天壇生物通過“付費拉人頭”的模式誘騙剛出社會的少年頻繁賣血漿。這讓其兒子長時間高頻率被抽血,造成血液再生功能疾病最后導致死亡。趙志杰稱,其在兒子的手機聊天記錄里發現兒子被接送到忻州血漿站賣血漿的過程。聊天記錄顯示,該接頭人每次支付給其兒子260元至300元的費用。

        據新黃河,忻州天壇生物工作人員曾對該事件作出回應,該事一直都在處理中?!爱斒氯说竭^我們單位,相關部門也介入了,我們也是按照相關部門的要求處理?!痹摴ぷ魅藛T補充,趙志杰反映的問題只是一個“片段”,公司關于血漿的抽采等方面均嚴格按照國家規定和標準進行,“如果覺得我們哪個地方不合適,可以走法律程序?!?/p>

        采漿量對于天壇生物業績至關重要

        天壇生物旗下有四大血液制品公司,分別為成都蓉生、上海血制、武漢血制、蘭州血制、貴州血制。

        其中,成都蓉生100%控股上海血制、武漢血制、蘭州血制和貴州血制。天壇生物則控股成都蓉生。天眼查顯示,天壇生物持股成都蓉生藥業74.005%的股權。

        不過,為了提高管理效率,2022年,天壇生物通過壓減管理層級等措施,提升了蘭州血制、上海血制、武漢血制和貴州血制等四家公司管理級次,將成都蓉生、蘭州血制、上海血制、武漢血制和貴州血制均按公司的二級子公司管理。需要注意,其中的股權控制并未發生改變。

        此次涉事公司忻州天壇生物則是天壇生物通過成都蓉生間接持股的孫公司。天眼查顯示,忻州天壇生物的控股股東為成都蓉生藥業,持股比例為80%;自然人邵東梅持股忻州天壇生物20%。

        忻州天壇生物批準成立于2011年,在忻州市部分縣、區開展血漿采集業務。忻州天壇生物旗下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站則早在2000年就成立。

        據忻州天壇生物官方微信公眾號,該血漿站位于忻州市忻府區播明鎮前播明村,是經山西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委批準成立的單采血漿站。2009年,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正式在播明鎮新址開展單采血漿業務。

        血液制品屬于生物制品行業的細分行業。血液制品主要以健康人血漿為原料,或經特異免疫的人血漿,經分離、提純或重組DNA技術后,生產的出三大類產品——人血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類和凝血因子。

        此外,由于我國1986年就已禁止進口人血白蛋白之外的一切血液制品,2001年起就已不再批準新設血液制品企業。目前國內血液制品行業正常經營的企業不足30家,這些血液制品生產企業大多生產規模小、產品結構單一,而且一大半的企業不具備新開設采漿站的資格。

        而政策監管血漿還規定只能通過單采血漿站采集。因此,血液制品企業盈利能力便是由漿站數量、采漿量以及血液質量決定。

        其中,成都蓉生及其旗下控制的各血漿站便是天壇生物最核心的資產,也是天壇生物利潤來源。

        據2023年半年報,2023年上半年,天壇生物控股子公司成都蓉生實現營業收入26.83億元,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8.27億元。而2023年上半年,天壇生物的總營收才26.91億,凈利潤為5.67億。也就是說,成都蓉生貢獻了天壇生物99.7%的營收。

        截止2023年上半年,天壇生物所屬單采血漿站總數達102家,其中在營漿站數量76家,籌建漿站26家。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天壇生物

        2.6k
        • 天壇生物:媒體報道中“最短獻漿間隔天數為12天”不實,所屬忻州漿站停業配合調查
        • 山西忻州通報“19歲少年生前被連續抽血十六次”:已展開調查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天壇生物涉少年多次賣血漿后死亡,是否違規超量采集是關鍵

        對于血制品企業而言,采漿量就是其業績生命線。

        圖片來源:界面圖庫

        界面新聞記者 | 李科文

        界面新聞編輯 | 謝欣

        19歲少年賣血漿16次后死亡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3月19日晚間,山西省忻州市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首善忻府”對此事件通報:涉事企業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有限公司(下簡稱:忻州天壇生物)已停業整頓,配合調查。忻府區工作專班已進駐涉事企業,正在對該企業采集血漿的組織動員、健康征詢、體格檢查、血紅蛋白檢查等工作環節以及死者趙某獻血漿有關情況進行認真調查核實,并將視調查核實結果依法做出相應處理。

        此前,據新黃河,死者父親趙志杰表示,根據獻血漿票據推測,在去世前八個月內,其兒子被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有限公司(下簡稱:忻州天壇生物)連續抽采取血漿多達16次。其中,最短采取血漿的間隔天數為12天。

        3月20日,天壇生物公告回應,報道中提及的最短獻漿間隔天數為12天為不實信息,忻州漿站嚴格按照相關規定確保獻血漿者兩次獻血漿間隔不少于14天。同時,經查詢該名獻血漿者年齡等基本信息及其實施獻漿時相關體檢資料,條件符合采漿要求。

        是否違規超量、頻繁采集血漿說法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涉事的是單采血漿站。不同于獻血站,國家規定對采血漿站由血液制品生產企業設置,采集血漿后供應生產企業,通過生物工藝技術,制作白蛋白、丙種球蛋白等血液制品。單采血漿站加工生產的血漿不能用作臨床輸血使用,只能作為原料提供給生產企業。此外,單采血漿站只能設置在縣及縣級市,不得與一般血站設置在同一縣行政區劃內。

        此次事件中,忻州天壇生物最大的爭議在于其是否存在違規超量、頻繁采集血漿行為。

        據新黃河報道中趙志杰的描述,當地醫院開具的檢查單顯示,其兒子被診斷為重度貧血,疑出現造血功能障礙?!案鶕I血漿票據推測,在去世前八個月內,其兒子被忻州天壇生物連續抽采取血漿多達16次。其中,最短采取血漿的間隔天數為12天?!?/p>

        而據《單采血漿站管理辦法》(下簡稱:《管理辦法》),嚴禁超量采集血漿。兩次供血漿時間間隔不得少于14天。依據死者父親趙志杰的說法,死者曾有兩次供血漿時間間隔少于14天。

        而天壇生物則在公告中回應稱,報道中提及的最短獻漿間隔天數為12天為不實信息,忻州漿站嚴格按照相關規定確保獻血漿者兩次獻血漿間隔不少于14天。

        《管理辦法》還明確,單采血漿站必須使用單采血漿機械采集血漿,嚴禁手工采集血漿。每次采集供血漿者的血漿量不得超過580毫升(含抗凝劑溶液,以容積比換算質量比不超過600克)。

        界面新聞記者曾向趙志杰詢問其是否了解死者此前每次供血漿質量,其表示并不清楚。界面新聞核對報道中死者的獻血漿者信息采集表發現,其2023年5月5日血漿采集量為591。不過,該采集量并未標明單位。

        因此,該獻血漿量(含抗凝劑溶液,以容積比換算質量)是否超過《管理辦法》規定的580毫升(含抗凝劑溶液,以容積比換算質量比不超過600克),仍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區工作專班和天壇生物核實。

        此外,供血漿者需持用《供血漿證》才符合供漿規定?!豆芾磙k法》明確,劃定采漿區域內具有當地戶籍的18歲到55歲健康公民可以申請登記為供血漿者。

        對此,天壇生物在公告中回應稱,經查詢該名獻血漿者年齡等基本信息及其實施獻漿時相關體檢資料,條件符合采漿要求。

        不過,天壇生物未明確對死者是否擁有合規《供血漿證》作出回應。界面新聞記者致電趙志杰詢問其是否知曉死者擁有合規《供血漿證》,也未獲回復。

        因此,死者是否擁有《供血漿證》獲取合規的供血漿資格也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區工作專班和天壇生物核實。

        趙志杰還質疑,忻州天壇生物通過“付費拉人頭”的模式誘騙剛出社會的少年頻繁賣血漿。這讓其兒子長時間高頻率被抽血,造成血液再生功能疾病最后導致死亡。趙志杰稱,其在兒子的手機聊天記錄里發現兒子被接送到忻州血漿站賣血漿的過程。聊天記錄顯示,該接頭人每次支付給其兒子260元至300元的費用。

        據新黃河,忻州天壇生物工作人員曾對該事件作出回應,該事一直都在處理中?!爱斒氯说竭^我們單位,相關部門也介入了,我們也是按照相關部門的要求處理?!痹摴ぷ魅藛T補充,趙志杰反映的問題只是一個“片段”,公司關于血漿的抽采等方面均嚴格按照國家規定和標準進行,“如果覺得我們哪個地方不合適,可以走法律程序?!?/p>

        采漿量對于天壇生物業績至關重要

        天壇生物旗下有四大血液制品公司,分別為成都蓉生、上海血制、武漢血制、蘭州血制、貴州血制。

        其中,成都蓉生100%控股上海血制、武漢血制、蘭州血制和貴州血制。天壇生物則控股成都蓉生。天眼查顯示,天壇生物持股成都蓉生藥業74.005%的股權。

        不過,為了提高管理效率,2022年,天壇生物通過壓減管理層級等措施,提升了蘭州血制、上海血制、武漢血制和貴州血制等四家公司管理級次,將成都蓉生、蘭州血制、上海血制、武漢血制和貴州血制均按公司的二級子公司管理。需要注意,其中的股權控制并未發生改變。

        此次涉事公司忻州天壇生物則是天壇生物通過成都蓉生間接持股的孫公司。天眼查顯示,忻州天壇生物的控股股東為成都蓉生藥業,持股比例為80%;自然人邵東梅持股忻州天壇生物20%。

        忻州天壇生物批準成立于2011年,在忻州市部分縣、區開展血漿采集業務。忻州天壇生物旗下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站則早在2000年就成立。

        據忻州天壇生物官方微信公眾號,該血漿站位于忻州市忻府區播明鎮前播明村,是經山西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委批準成立的單采血漿站。2009年,忻州天壇生物單采血漿正式在播明鎮新址開展單采血漿業務。

        血液制品屬于生物制品行業的細分行業。血液制品主要以健康人血漿為原料,或經特異免疫的人血漿,經分離、提純或重組DNA技術后,生產的出三大類產品——人血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類和凝血因子。

        此外,由于我國1986年就已禁止進口人血白蛋白之外的一切血液制品,2001年起就已不再批準新設血液制品企業。目前國內血液制品行業正常經營的企業不足30家,這些血液制品生產企業大多生產規模小、產品結構單一,而且一大半的企業不具備新開設采漿站的資格。

        而政策監管血漿還規定只能通過單采血漿站采集。因此,血液制品企業盈利能力便是由漿站數量、采漿量以及血液質量決定。

        其中,成都蓉生及其旗下控制的各血漿站便是天壇生物最核心的資產,也是天壇生物利潤來源。

        據2023年半年報,2023年上半年,天壇生物控股子公司成都蓉生實現營業收入26.83億元,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8.27億元。而2023年上半年,天壇生物的總營收才26.91億,凈利潤為5.67億。也就是說,成都蓉生貢獻了天壇生物99.7%的營收。

        截止2023年上半年,天壇生物所屬單采血漿站總數達102家,其中在營漿站數量76家,籌建漿站26家。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日韩人妻无码一本二本三本,欧美va亚洲va在线观看,欧美va亚洲va香蕉在线,人妻仑乱A级毛片免费看